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办公自动化      网上阅卷      照片资料 今天是:

  网站首页学校简介新闻中心德育之窗教师园地教育科研校务公开党建之窗家庭教育他山之石资料下载咨询服务
载入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 德育之窗 >> 读书心得 >> 正文
高级搜索
且拈花微笑,莫妄自菲薄
——读《教师如何作质的研究》有感
作者:杨城 文章来源:语文组 点击数:839 更新时间:2014/12/4 14:48:45 | 【字体: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本《教师如何作质的研究》,恰似一脉清澈的活水,冲散我心中的困惑,冲开我育人的窠臼。

(上篇)

一叶障目,难掩泰山

关于网络上“禽兽教师”的质的研究

    九年前,当我在南校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一名学生在课堂上对一位年长的教师出言不逊:“你凭什么不让我上课吃东西?你是我花钱雇来给我上课的,我掏学费,你提供教学服务,你怎么能挑我的刺儿呢?”事后,同事们纷纷斥责学生的无礼,感叹职业的卑微。六年前的那个下午,我们班的王勇同学在放学路上被一个罗家寨的混混劫了钱,还打了一顿。我和苏晓明、陈毓敏两位大哥见义勇为,拦住劫匪。我们要求他退钱,道歉,由公安处处理。结果他拿起头盔就往我们头上打。我们忍无可忍,将他暴揍一顿!但我们在公安局却被百般刁难,只因那个混混是某人的哥们儿。幸亏学校领导和学生家长前来解围,我们才没有被罚款拘留,耽误第二天的课。今天,我看到网络媒体上铺天盖地的“禽兽教师”、“教师败类”、“误人子弟”、“体罚学生”之类的报道。凡此种种,学生的不敬,家长的无礼,社会的轻慢,似乎将我们教师那层神圣的外衣剥去,扔下神坛,重新冠之以“臭老九”的旧帽。

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进入了痛苦而理性的质的研究:

    我们怎么了?

    学生怎么了?

    社会怎么了?

    上周,我在初三五班的班会上做了一项“质的研究”的调查。我说:“同学们,为什么近年来网上有那么多关于“禽兽教师”的报道?”

    学生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我说:“你们可以自己找到答案。请问,你们在咱们学校发现这样的禽兽教师了吗?”

    学生齐答:“没有,一个都没有!”

    我问:“那么,你们上小学和幼儿园时,遇到过一个这样的禽兽教师了吗?”

    学生齐答:“没有,一个都没有!”

    我又问:“那你们和你们的同学、家长、亲戚、朋友,有没有在你们生活和学习的环境中,曾经遇到或者哪怕听说过这样性侵学生的禽兽教师?努力想想,说出来有奖励!”

学生们议论纷纷,仍然想不出来。

    我说:“好了,辛苦大家了。质的研究调查完毕,研究结果很明确:“禽兽教师”,大多存在于网络世界,是一种非常罕见稀有的“珍稀物种”,就像喜马拉雅高山上的雪豹,现实中很难见到。但一旦见到,必然头版头条。大多数人喜欢看《都市快报》,因为那里面有新鲜出炉的醉打交警、违规补课、水管爆裂之类的热辣谈资;不喜欢看《锵锵三人行》,因为梁文道的思想太过深奥。”

    我没有对学生再深入进行我的“质的研究”的调查问卷,我将它在心里深入探索。假若将这种“禽兽××”的调查应用于其他行业,这种“禽兽率”会有多少呢?食品行业?医疗卫生行业?房地产行业?明星娱乐行业?城管、官员行业?我敢说,这些行业的“禽兽率”,会比教师行业多得多得多。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如此“偏爱”祖国的园丁?如此偏爱“失足的女大学生”?经过“量的分析”与“质的研究”,我得出以下结果:

    一是“低成本,高产出”。无论是教师还是女大学生,都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理性的,沉默的,没有反击的资本的。即使媒体再以偏概全,歪曲夸大,都没有风险,没有成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
    二是“市场需求大,闲淡超人多”。鲁迅笔下,祥林嫂的悲惨故事从不缺乏兴奋而专心的听众;孔乙己已经折了腿,咸亨酒店里却从不缺乏充满猎奇与猥琐的“探问与思念”。尤其是高坐神坛,温文尔雅的教师,他们的“别样的故事”,怎能不让loser们欣喜若狂!
    三是“金钱的标尺,成功的定位”。老师,您好。你有钱吗?没有。你有权吗?没有。你有阿娇吗?没有。好,那么,你不是一个“成功人士”,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受到千百年的尊敬与膜拜?既然大家都是loser,你凭什么那么牛?以金钱为标尺来定位成功,教师的两袖清风,又如何唤醒酣醉之人?
    四是“信仰的缺失,敬畏的消亡”。当饥肠辘辘的佛祖,遇到一只同样饥肠辘辘,濒临死亡的老虎时,佛祖心怀恻隐,舍身饲虎。他信的是慈悲,畏的是无情;当风烛残年的苏轼,经历了一贬黄州,二贬惠州,三贬儋州的宦海沉浮后,仍然坦荡自嘲道:“试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皇帝终于想起了这位遗落台湾岛的“辅国之才”,召他回京赴任。这位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东坡老人,欣然苦渡琼州海峡,跋涉千里回朝尽忠,最终客死途中。他信的是儒家的兼济天下,畏的是黎民的忧愁疾苦!当四十一岁的陶渊明,辞去彭泽县令,采菊东篱,悠然南山之时,他信的是高洁傲岸,畏的是心为形役。

    儒、道、兵、法,墨、名、农、杂,纵横、阴阳,五千年大江东去,生生不息,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信奉正道,敬畏天地;靠的就是雄健的国民,不屈的精神!何曾以逐臭为盛宴,以弱者为谈资,以师道为儿戏?天崩地裂时,以脊梁撑起天地的,是谭千秋老师;死神来临时,以双腿铺就生路的,是张丽莉老师;青藏高原上,用青春浇灌格桑花的,是格桑德吉老师……这就是为什么,教师,能够年年感动中国;这就是为什么,有一个专门的节日,叫做“教师节”!

我要站在阳阳国际的楼顶,拿着高音喇叭,对着所有针对教师的污蔑与误解,高喊一声:“一叶障目,难掩泰山。Shut up! ants.
(中篇)

手留余香

予人玫瑰

     参加完我的小学劳技老师何老师的葬礼,我为他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浆水菜》。在小说结尾处,我写下了这样的话:《浆水菜》

     冥冥中自有天意,大学毕业后,几经辗转,我也阴差阳错的成了一名教师,也终于能理解他的艰辛与寂寞了。这个小小的舞台,承担的不只是头脑的艰辛,也不只是肉体的劳累,还有来自世俗的偏见。教师就像一头老黄牛,他顶着“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丽高冠,拉着沉重的车驾,车上装着“升学率”、“上线率”、“家长期望”、“社会责任”、“为人师表”这些贵重的货物,一个也不敢丢下。不论风霜雨雪,从来早出晚归。哼着清贫寂寞的小曲儿,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他是老师,有时候也是警察,是保姆,是清洁工,是神父,是导演……这个社会给予了老师太多的期望,却给了他们太少的关怀和重视。欠缺知识的社会,往往不在乎知识分子,也喜欢折腾知识分子。

                                   ——摘自杨城小说《浆水菜》

    但是,但是,亲爱的同事们,面对种种压力与偏见,我们是否就此颓丧失落,埋怨彷徨,妄自菲薄?不,不会的,也不必这样!

    我的父亲在一九八二年,因为我的出生(严打二胎),丢掉了中学语文教师的工作。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我不知道他当年的心情是悲是喜。他一生几经辗转,再未能踏上讲台。但直至今日,白发苍苍,孙儿绕膝的老父亲,仍然难以忘怀那曾经三尺讲台,挥洒青春的美好岁月。他忘不了他的同事“浆水菜老师”。失业多年的父亲,在和他当年的学生蹬着三轮车,在翠华路卖水果、挖坑的时候,学生仍然恭敬地称呼他“杨老师”。就为这,父亲常对我说:“你当老师,要好好当,不要误了学生。”

    我也看到,在我们的身边,在我们学校的这个大家庭中,有许许多多的老前辈们,用他们默默的付出,用他们的白发、汗水与皱纹,诠释着教师这一职业的隐忍与高贵!我也看到,在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中,当老师家里婚丧嫁娶的时候,我们的同事们也一起随他或悲或喜!我也看到,当我们毕业的学生一批批回校看望我们的时候,他们脸上的幸福与感恩;当他们离开时,我们看到他们健壮与自信的背影!难道这还不够吗?我们累,但我们累的有价值,有温情,更有希望!

    2012年高三毕业典礼上,我写下一首诗,老师们深情吟诵,送走了我们亲爱的学生:

莫为别离共沾巾

杨城

执手欲去

是人生最难舍的别离

欲说还休

泪水模糊了杨柳依依

楼下的玉兰花正在怒放

而我们

却在这微雨的季节

道一声别离

 

门前的三叶草愈发浓密

一如你我心中的别绪

那清翠的叶子在风中摇曳

是他,是我,也是你

多少次静静的将它凝望

凝望着

任别绪爬满我的心房

 

还记得

军训时我们不惧风雨

拓展时我们同舟共济

运动会上我们齐心协力

还记得

华灯初上

老师桌前那如山的习题

提高课前

母亲饭盒里那浓浓的心意

 

不忍说别离
向着永远

猜不出下一招的

log

不忍说别离
向着
白发渐多的老李

我不忍将离歌唱起
任岁月流逝
也无法
将这份真情褪去

 

孩子们

人生征程千万里

莫愁前路无知己

聚散离合总是情

莫为别离共沾巾

若这里是一所驿站

请你跨上骏马

背上行囊

奔向远方

 

若这里是一处港湾

请你扬起风帆

乘风破浪

驰骋大洋

若这里是一处鹰巢

请你展开翅膀

迎着风雨

扶摇直上

 

孩子们

愿你是勤奋的犁铧

耕出人生的一片农田

愿你是勇敢的航船

剪开生命的一片波澜

锦绣前程正在前方向你微笑

勇敢地踏上征程吧

前方春色正好

同学风华正茂

 

莫为别离共沾巾

攀登吧,孩子

老师愿注视着你

攀登理想的高峰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莫为别离共沾巾

腾飞吧,孩子

老师愿凝望着你

用智慧与勇气的双翼

将苍茫天地潇洒丈量

(下篇)

远望彼岸

珍惜眼前

学校是个象牙塔,老师和学生在塔里做着乌托邦的梦。我们不理睬罗家寨嫁娶的鞭炮鼓乐,专心呼吸着校园里鲜花的芳香,这是一个相对纯净的小世界。作为教师,若是只见苦海,妄自菲薄,这象牙塔便成了我们的牢笼;若是珍惜眼前,远望彼岸,这象牙塔便是我们的一片乐土。作为同事,在二附中这个大家庭中,我们一百多位兄弟姐妹,虽个性不同,但梦想一致:培育栋梁。前世五百年的缘分,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们朝夕相伴的时间,胜过家中的亲人。何不珍惜彼此,我且拈花,你自微笑,相逢一笑天地宽,你我便是这象牙塔中的得道高僧!何谓成功人士?做一个绿色无公害的好人,做一个善待别人的好人,做一个令人愉快的同事,你我便是这象牙塔中的得道高僧!拈花送学生,微笑爱同事。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若君行到水穷处,且听小杨《无为歌》:
                        无为歌

杨城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春秋代序,兴荣枯荒;夙兴夜寐,生养死葬。道生万物,宇宙洪荒;道法自然,似水流长。

人之好生,不过百年;人之恶死,亘古冥亡。人好圆月,不过一瞬;人恶别离,聚少离多。人好春花,风雨摧之;人恶严冬,年复如是。

昔人多智,揠苗助长;昔人多欲,杀伐自戕;昔人多术,病梅央央。

昔人寡智,夜不闭户。昔人寡欲,休养生息;昔人寡术,争鸣齐放。

由此观之,人处天地,草木一芥,扁舟一叶。人之未生,天地有常;人既亡之,天地无恙。人法于地,地法于天,天法于道,道法自然。

鹪鹩巢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平湖如鉴,痴人投石;世无纷争,庸人扰之。征战杀伐,止于尺穴;智术权谋,终为尘埃。

童子好学,家贫无依。凿壁偷光,囊萤映雪。童子好学,指物成诗。父利其然,泯然众人。为学之道,存乎己心;顺木之天,以养其性。

处世之道,无欲则刚。如水就下,凸则涸之,凹则盈之。刚则折之,柔则全之。躁则损之,静则省之。满则溢之,空则得之。敬天顺时,不逆不违;竭力为之,顺其自然。

治大国者,若烹小鲜。智多必惑,欲多必竭,术多必乱。使民以时,莫争其利。轻赋薄役,网开一面。治世轻谋,乱世重典。无为而治,道法自然;风调雨顺,河清海晏。

                         二零一四年六月作于西安

     亲爱的同事们,愿君珍惜眼前,相逢是缘; 愿君远望彼岸,一片蓝天。力所能及,竭力为之;力所不及,顺其自然。进取,是一种勇气;不争,是一种风范。风华正茂,愿您的黎明天高云淡,云帆点点;两鬓华发,愿您的黄昏野渡横舟,晚霞灿烂。

最后,我写下一首诗,送给在座的亲爱的同事们:

 

——致全体教师

碧玉一泓深壑中

幽幽无语映月明

月下一斛饮过客

闲闻井旁浣衣声

 

冰霜三尺仍温润

小儿投石波又平

赤日灼灼田欲裂

却把琼浆悯归农

 

(结语)

       昔日佛祖拈花,迦叶微笑。对于佛家,是心生默契,透彻禅理。这“花”与“笑”,透射出宁静、祥和、安闲、美妙的心境。作为教师,一旦心态平和,微笑面对,诸多诽谤误解便自然烟消云散。做一眼静默的古井吧!任他小儿投石,我自清澈深沉;任他赤日炎炎,我自捧出琼浆。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何来妄自菲薄?愿君拈花微笑!

我的演讲结束了,谢谢大家!

 

文章录入: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xxzx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XA12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