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办公自动化      网上阅卷      照片资料 今天是:

  网站首页学校简介新闻中心德育之窗教师园地教育科研校务公开党建之窗家庭教育他山之石资料下载咨询服务
载入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 教师园地 >> 教师发展 >> 正文
高级搜索
王君:“敢于死在公开课中”,才能上好公开课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教师博览 点击数:558 更新时间:2015/10/19 17:19:16 | 【字体:

 学生总喜欢低头玩手机,不爱思考?

      课堂上总是有插话的“熊孩子”,班级乱糟糟?

      职称评定陷入瓶颈期,不知该如何突破?

      每逢公开课就紧张,到底该怎么准备?

      看看清华附中语文特级教师王君怎么说?

没有“敢于死在公开课中”的思想准备,那最好不要上公开课

@欣然:王老师,你那么年轻就当上了特级教师,我想请教您,您认为年轻教师快速成长的突破口是什么?能谈谈您的经验吗?

王君答:

第一,上好公开课。把每一堂家常课都当做公开课来上。

第二,坚持写教育教学手记,跨越瓶颈期。

关于上好公开课,我说说我的故事:

我的案例:从乡村到北京的教研成长路——敢于“死”在公开课中

教师的成长,和内心的成长相联,和天天日日都在进行的每一堂课相联。有三件事会高速地促进教师内心走向强大和成熟:一是公开课。二是教研写作。三是和学生的交往。

经常有这种感觉,上了一堂研究课,准备非常充分,讲过两次也称得上圆满。于是,信心十足。结果呢,不尽如人意。碰到一拨特别沉默的孩子,不发言,头埋得低低的。想了不少办法,但直到下课,也没有找到能让他们打开心灵的通道。于是,这课,草草收场。和预期的效果差得太远。

评课时,大家都很真诚。也尖锐。于是听了许多的批评意见。

我专心地听,不反驳。这说明我课堂应变的能力还需要修炼。说明我还很不成熟。

上公开课就是这样,谁都不能保证堂堂精彩,时时都得做好迎接意外发生的准备。课堂波谲云诡,这本身就是历练。

我经常调侃:要敢于死在公开课中,这是真心话。

公开课,是教师成长的高速公路,是生命成长训练营的集训,是所有教育事件中惊心动魄的“意外事件”。这些事件,完全可能爆发出巨大的成长能量,使我们实现弥足珍贵的“瞬间觉悟和瞬间成熟”。

想起往事。

199210月,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学校领导遇到了一件“难事儿”。那个月,东溪古镇接受了上级安排的任务:原国家教委的工作人员要到四川省调研。任务从成都下到重庆,从重庆下到綦江,最后落在了川黔交界处大山深处的我们学校。

谁去上课?

没有老师愿意。

当然这事跟我无关。

当时根据我们乡的规矩:新老师,要教龄满一年之后才能参加学校的各种比赛等等。因此,这些活动,我们都只能是观众。

没有人愿意上这样的课。我们乡旮旯里的小学校,大家连县城都很少去,没有人见过世面。原国家教委的领导来检查,如果一旦上不好,这可怎么办?我们这些“乡巴佬老师”,心头打鼓是正常的。

校长犯了难。全校教职工大会上,不管他怎么激情洋溢地做动员,大家还是没有积极性。最后,校长的眼光一遍一遍地扫视完所有教职员工之后,落在了我的头上。

最后,校长说:“就让小王老师来上吧。”

我慌了。我才只站了一个多月讲台呢,连怎么上课还没有弄清爽呢。

校长循循善诱。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小王老师,你才工作一个多月,你去上,上好了,多光荣。就算不太好,也没有关系嘛。我们就说,这是个新老师,一点儿经验都没有,已经不错啦!总之,你成功或者不成功都是成功。”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太学会拒绝别人。我也不太会跟领导打交道。对于上级命令,我是只有硬着头皮去扛的那种人。

于是,在我参加工作的一个半月的时候,我领衔了我教学生涯中的第一堂公开课。一来就是“国家级”的。

那课怎么上的,我已经记不得了。穷乡僻壤中的学校,你也没有个老师可以请教,只有自己胡乱备课,紧张得好几天晚上不敢睡觉。

最后总算是上完了。总之是全身都湿透了,嗓子也疼得厉害。还傻乎乎地站在讲台上不知道该如何办的时候,一个女干部,据说是国家教委的领导——走上讲台,和蔼地鼓励了一句:“小王老师,上得不错,前途无量。”

我立马就呆住了。

若干年后我醒悟,这样的一句话,其实是一句客套话。相当于领导对民众的抚慰,不一定是真正的评价。但是,当时年轻,不懂这些,我马上就飘飘欲飞了。

天啊,国家教委的领导都说我上得不错,我肯定上得不错了。国家教委领导都说我“前途无量”,我还能“前途不无量”吗?

现在想来逗得很。年轻和无知真好啊!

从此以后,我对上公开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句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得以22岁就参加了全市的课堂教学大赛。25岁就参加了全国课堂教学大赛。失败了。可这次失败太珍贵了。在很多文章中我都已经提到过这次让我伤心和让我长大的比赛——那是来得太及时的一次失败。后来,又反反复复参加市里、省里、全国的各种比赛,赛课、赛说课、赛基本功、赛演讲、赛班主任基本功……

30岁以前,我简直就是“赛课专业户”。

写起来就几行字,很轻松。但事实上,每一次比赛都是煎熬,都是在油锅中打滚,都有椎心泣血的痛。但也正是因为这些痛,我明白:没有“敢于死在公开课中”的思想准备,那最好不要上公开课。

学生玩手机?一靠管理,二靠引导,让手机为教学所用

@许学珍:王老师,您好!我是一名今年刚刚毕业的,在县级中学任教的新班主任,请问现在学生玩手机情况严重,而在学习上不爱思考,我们老师应该怎样应对呢?

王君答:

手机已经成为了日常交际、学习、生活、工作的基本物件,要理解学生的用。

一靠管理。比如要求学生到校就上交手机,班级统一管理,放学时下发。

二靠引导。这是更重要的办法。引导学生把手机“用起来”。

如何引导学生用好手机呢?比如以下的案例:

我的案例:孩子手机上的“班级微播报”,让“玩手机”成为班级“名片”

近两年,我做得最有意思的是“班级微播报”的写作。

这个创意的诞生,初衷是为家长服务的。2014年年初接清华附中小六创新四班时,家校矛盾很尖锐。难题折磨人,但也只有难题能够锻炼人。当时我想:要让家长们的心放下来,让他们信任学校,信任新的班主任,你就得让他们在班级中有参与感,有存在感。如何做到呢?首先,他们得了解学校和班级的一切。其次,他们必须成为班级真正的一员。

当时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工具,就是微信了。智能手机的应用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教育,不能把自己隔绝在信息时代之外。

微信有一分钟语音传播功能,于是,我灵机一动,建立了班级“每日八点钟新闻播报”政策。每天晚上八点钟,由三名孩子——一名班委和两名同学,各进行一分钟微播报,全面总结介绍班级的各种情况。邀请家长定时聆听,鼓励家长评论。点子虽小,但很快家校的藩篱推倒了,班级建设的死棋活了。一个危机四伏的班级,很快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班级。

细究起来,这里边很多因素,暗合了现代管理的理念。尊重家长,理解家长的欲求,满足家长的参与愿望,让民主和开放真正落实到管理中去。做教育,说简单点儿其实就是经营你和学生的关系,经营你和家长的关系。每日微播报,让家校关系的种子有了健康的土壤。

一年过去了,微播报已经成为圆明书院的标志和名片了。在班主任和孩子们的努力下,播报不断升级:播报媒介从语音播报,到图片播报,游戏播报,现在已经是华丽丽的视频播报了。孩子们个个像新闻联播主持人,不,比新闻联播主持人自由潇洒多了。他们在校园中随意取景取材,自由创作,快乐言说。播报形式呢,从最开初的单人播报,到双人播报,多人播报,相声式播报,双语播报,歌曲播报,真是精彩不断,创意不断。

我小心翼翼地指导着孩子们创作播报稿,要有要求,但要求不能太多,多了束缚手脚,不自由的创作发挥不出创造力。

班级管理和作文教学,就这样交融在了一起。用语文的手段提升了班级管理的文化品位,且自然,且无痕。

课堂“闹”不停?记住,课堂纪律不好,根本问题不在学生,而在老师。

@Coco可可儿:王老师,小学孩子们很闹,怎么才能让他们守纪律呢?

王君答:

第一:对课堂纪律要有合理的期待值。小学孩子,不闹,不可能。不闹,才有问题。

第二,要记住,秩序,永远不是第一位的。

第三,“闹”的根本问题,不是学生,而在老师。

第四,要想法子动脑筋,“治闹”,不仅仅靠纪律约束,更要靠其他。请看下面这个案例:

我的案例:爱上“闹”班,才算真正的爱

又遇到一个“爱闹”的班。多年前,学生一闹,我就慌。这些年,进步大了些。爱上“闹班”,才算真正的“爱”。因为不闹的小孩子,基本上不算真正的孩子。

真是闹啊!一个孩子上台演讲,下边不断有人接嘴。我观察了两天,这个班,基本属于没有倾听习惯的那种。这个班,集中了相当一批冲动型孩子。

开头我只是一遍遍提醒。我说话,下边有人说话,我就停止。这样做有一定效果。但学生发言,整个教室就更闹了。我细细观察,孩子们不是故意闹,他们这方面的心智极不成熟,没有“开关”,或者不能控制自己的开关。

我走上讲台,请要演讲的同学先等一等。我说:

    “孩子们,每一个演讲的同学都需要尊重。是不是?”

    “是!”

    “尊重就是安安静静地听同学讲完话。我们来做个挑战,全班安静两分钟。两分钟,可以吗?”

    “可以!”

于是我站在讲台一侧,用我的手势和表情指挥。命令大家开始深呼吸,鼓励大家屏住气息。当一个孩子马上就要脱口接嘴的时候,立马用表情制止他,赞赏他……我像驾驭着一架时时刻刻都要奔驰的马车——不到点儿,它不能奔驰啊!

第一次失败了,有两个孩子,还是没有忍住,接嘴脱口而出。

第二次,第三次,成功了。那是多么美好的感觉,全班安安静静地,听完了三个同学的演讲。

我见几个平时总是随时在咆哮的男孩儿,憋得脸都红了。

最后两分钟,我说:“同学们,我们挑战成功!最后两分钟,大家自由欢腾吧!”

教室里欢呼声雷动。小马儿们,奔腾起来了!

家校沟通难?不同类型家长,采取不同方法“击破”

@曾黎:您怎么做家校沟通?这是我的一大难题,觉得和家长沟通,很难,很有压力!

王君答:

我也和家长闹过矛盾。闹得挺厉害的有两次,一次是打起来了,一次是闹到了校长那里。当时真是气疯了啊,拼命的心都有。但多年后再细细反思,自己非常遗憾。这些冲突,都不该发生。当时,我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啊。

要和家长搞好关系,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首先,心理上不要把家长当敌人。不要总觉得家长在盯着自己,在监督自己。有部分家长,没有上班,对子女教育高度关注,所以,对老师的一举一动也异常关注,还喜欢发表意见,动辄就指指点点。这当然会让我们觉得不太自由,但换一个角度想,这些家长也不容易,甚至很可贵。他们把全部心思放在子女教育上,如果相处得好,对我们是很好的配合。我们不要反感这些家长,相反,要感恩,要好好地“用”他们。

其次,当家长对我们的教育发表意见的时候,要冷静。这些意见,一部分可能是对的。很多问题,别人换个角度来看,可能还真比我们看得清楚。所以,我们要有点儿胸怀。不能够老抱着“我教着你的孩子呢,你少指指点点”的心态抱怨,抵制一切意见。

当然,家长的意见,完全可能有一部分是错误的。家长往往喜欢只站在自己孩子的立场上看问题,我们呢,只能够站在全班的立场来处理问题,矛盾于是产生。这个时候,应该积极耐心地充分交流。要抱定:交流的目的不是为了说服谁,而是让双方彼此更了解,更能够求同存异。如果还是不能达成一致,最后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不涉及班级整体利益,不要和家长“强夺孩子”,他觉得应该如何教,随他就是,我们不需要和家长怄气。如果涉及到了班级整体利益,那就要和家长讲明白,在尽可能尊重孩子的条件下,希望家长配合。

在家校关系上,班主任应该成为积极主动的建设者。

我的案例:这三种类型的家长,要“个个击破”

第一种,努力配合型家长。这样的家长能够冷静地听完老师的介绍,相信老师,理解老师。他们比较理性,也热情,能够迅速地站在老师一边和老师一起想办法。对老师的要求也能快速做出反应。他们是老师忠诚的同盟军。

如果都能遇到这样的家长,班主任工作会比较顺利,也比较愉快。

我还经常碰到第二类家长:敏感型家长。这种类型的家长也很配合学校,也基本能够接受老师的意见,但他们会很快为孩子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一定是为孩子推脱,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本能——担心孩子受委屈,担心老师对孩子失掉了耐心,担心孩子在学校接受太多的“负能量”等等。这样的家长,老师说一句,他们往往会说十句。他们甚至还会忍不住跳出来“指导”老师。总之,这一类型的家长,他们心理比较矛盾,对老师,“支持”和“怀疑”在他们的言行中交融——当然可能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还有第三类家长:抵抗型家长。这类家长一般自我感觉非常好,而恰恰孩子问题又很多。大概是老师说孩子问题说得太频繁了吧,他们形成了自我防御机制。他们一般不接受老师的意见——他们有他们对孩子的分析和定位。在他们心中,老师都是有成见的。孩子出现的问题,大部分是因为老师处理问题不当,是学校环境,班级环境不够优秀造成的。这类家长,非常强势,其思维方式基本上是自我中心式的。他们一般不能站在整个班级的立场想问题,对老师,也缺乏基本的信任。他们事实上和学校教育是对立的——当然,他们也可能并没有意识到。

对这三类家长,在相处时用的方法就要不同。

第一类家长,可以当朋友看待。孩子的问题,可以据实坦诚相告。还可以一起研讨。可以提建议,提要求。一般都会得到比较好的回应。

第二类家长,在语言表述上一定要特别小心。考虑到对方的接受习惯和接受能力,对孩子的问题陈述要更客观,也更乐观,要不断地向家长传达正面的信息,既要说问题,更要肯定其未来的发展。对这样的家长,言语措辞中要多请教,不要随便提要求。即使是要求,也要换个方式说出来。让对方感觉到你最大的诚意和谦逊,这样他会有比较好的心态把你的意见用比较合适的方式回馈到孩子那儿去,而不至于成为了他跑到孩子那里去“求证”你的观点。教育目的没有达到,甚至会激发孩子和老师之间的矛盾。

对第三类家长,我建议老师朋友们要格外小心。对这样的家长,随时都要有“撤退”的心理准备。因为,我们没有力量,也没有必要非要去和家长“争夺”孩子。当教育价值观都不同的时候,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让步”。他的孩子,应该理解他用自己的方法来教。只要不对班上造成太大的破坏力量,随他去吧。孩子的一些问题,该不该交流,怎么交流,都要想清楚。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就不要去较真。孩子是家庭、学校、社会三方面的共同作品,我们干着急,效果是不好的。

当然,这种退让也是有原则的。我曾经遇到过自以为是教育专家的强势家长。她有一种做法,实在让我很无语:只要孩子一有对班级和学校的牢骚,她从不调查,就和孩子一起抨击老师。最后搞得孩子很得意,在班上动辄就说“我妈妈怎么怎么的”一类的话来驳斥老师,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后来我觉得不行,找个机会直截了当地给这位家长提出“对老师有意见可以理解,但最好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批评老师”。这位家长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贯言行的不当,做出了一些改变。孩子的一些问题便慢慢解决了。

所以,撤退不是纵容,更不是惧怕,而是一种调整,一种家校关系的“量身定制”,“私人定制”。对什么样的孩子说什么样的话,对什么样的家长说什么样的话。信息的传递永远充满了智慧。

文章录入: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xxzx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XA12733